默认图片

神经 少侠

智者邦,德正出奇

Jerry Yang,我们和Yahoo都会记得你

  这是一封离职信。在杨致远执掌雅虎一年后,已经发生和悬而未决的一切事情都似乎愈发复杂。与微软之间喧嚣漫长的收购战,与股东之间波谲云诡的争斗,给杨致远的前程和雅虎的未来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迷雾。在杨致远身上曾经被寄予的厚望和如今普遍的置疑,很像那句著名的台词“我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

写给百度总裁李彦宏先生的一封长信

亲爱的robin: 已经很久没从媒体新闻上看到你的身影,不知道是否像张朝阳那样永远年轻、要活150岁,写这封信给你是因为听到“百度”这两个字就感到很压抑,而不是“众里寻她”的情暖。 转眼间百度已经走过八年,去年搜狐十岁,今年腾讯也十岁了,我生于农村,八岁上小学,从赤着脚丫的野孩子开始接受教化,八岁是我的学期开始。百度八岁了,也许也该和我小时候那样要接受一些教化了,“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过去中国互联网流氓纵横的环境给了百度带去了不好的熏陶,同样也正是这个环境让谷歌在中国过去几年一直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