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反腐”改写电信生态系统

  企业层面之外,弊案频发的更深层次原因还在于其“官商一体”的独特国企体制。既是监管者,又是运营商,使其成为“最有钱的官员”和“最有权的商人”。

  ■记者观察■本报记者 张帆

  由“一江春(张春江)水向东(李向东)流”牵出的中移动腐败窝案正在向更高更深的层面演进。最新的消息显示,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中层以上干部均被列入调查范围。

  从目前来看,三大电信运营商中的“老大”是重灾区,从2009年至今,中移动已有7名高管落马,近期数据部副总马力被曝涉案,则可能引发新一轮地震。而其腐败,可以说达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无线音乐基地总经理李向东案发,其卷走的巨款高达4亿元,四川移动总经理李华倒台,其受贿数目可能达20亿元,而其他落马者的身价也都不菲。

  这与中移动作为中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拥有世界第一的网络和客户规模,总资产超过8000亿元的地位似乎很“匹配”。

  快速发展的中国电信业是众所周知的“金矿”。仅中移动每年就就有数千亿元的设备采购以及IT采购、广告招标,数目惊人的电信增值服务和各类工程采购……

  这样一块肥肉,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管,势必成为腐败的高发之地。而事实也恰恰证实了这一点。

  观此次中移动落马官员,众多都曾为其立下汗马功劳。最近被传“出事”的原中国移动客户部部长叶兵,就是为中移动开展互联网业务的干将。而李向东所在的中移动四川公司,则因其与SP成熟的合作模式,成为中移动无线音乐类产品的创新基地。

  “一个人掌控一项重要业务”是不少电信业内人士对李向东弊案与其主管下中移动无线音乐业务的定义。作为中国移动音乐营运中心原总经理,李向东一人掌控着手机音乐的SP资质。

  没有他的同意,任何企业都无法进入一年数百亿元初产值的无线音乐行业。于是李向东就成了服务商的眼中的财神爷和公关的重头角色。

  “一人掌控”是中移动手中的一把“双刃剑”。中移动得以从零起步,仅用十多年时间,就发展成为全球用户最多,盈利能力最强的运营商,与集团公司长期对地方的充分授权有直接关系。而此举虽然带来了发展活力,却也为权力寻租提供了绝佳的土壤。

  相关业内人士分析说,中移动地方高层任职时间长,人脉关系盘根错节,长期拥权自重,中国移动很难作出有效监控,其结果是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观其他弊案也多为相同模式。

  据悉,中国移动就预防腐败问题确定了省级公司负责人任职最多不得超过两届六年的规定。而且对腐败高发领域的SP合作模式也将进行战略性调整,变分成机制为运营支撑关系,即将合作关系变成相对简单的雇佣关系。

  可是如此就真能杜绝腐败吗?

  无论是合作还是雇佣,对于SP来说,其与中移动之间的地位对比并没有实质性改变。中移动仍旧是众多SP企业所祈求的财神爷,而要从这位财神爷手里得到好处,就还得一如既往地公关,甚至在改为雇佣关系后,地位悬殊加大,公关力度还得进一步加大。

  可以预见的是,基本的运营机制未变,即使轮岗制度,也难除腐败诱因,甚至某种程度上可能加速腐败的进程。

  而在企业层面之外,弊案频发的更深层次原因还在于其“官商一体”的独特国企体制。既是监管者,又是运营商,使其拥有政府和企业的两样好处,成为“最有钱的官员”和“最有权的商人”。

  从最近的市场情况来看,中国移动的处境较为尴尬,中国联通在3G上咄咄逼人,将高端用户一网打尽,中国电信在3G上网卡上一骑绝尘,中国移动的每月净增用户在不断萎缩,3G用户水分很大。逼人的反腐形势则使这只“大象”的未来走向变得更加不确定。

  而对另外两家运营商来说,中移动的国企病是否同样存在,丰厚的电信市场在给其带来利润的同时,又埋有怎样的危机,还有待相关调查的深入。

  但不论怎样,这场反腐风暴正给电信市场整体生态系统带来重大变迁,市场格局也许因此会发生深入的调整。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