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信 Deepin 为什么要摆脱 Ubuntu 和 Debian?

Deepin 出走 Debian 。

近日,统信软件宣布旗下 Linux 社区发行版 Deepin 将脱离上游 Debian,从 Linux Kernel 开始构建的新闻在社区引发了热议。

其实早在 7 年前,Deepin 就已经做过一次类似的选择 —— 跳过上游 Ubuntu,基于更上游的 Debian 社区构建。

那么 Deepin 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一切还要从 Deepin 过去 15 年的发展路径说起……

源于中文社区的 Linux 发行版

2001 年,微软的杀手级产品 Windows XP 迅速席卷全球,此时各个版本的 Windows 操作系统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超过 97%,而各类 Linux 操作系统的市场占有率则不足 1%。

彼时,Deepin 创始人刘闻欢还在网络安全技术公司绿盟工作,负责网络安全工程和服务部门。置身网络安全行业一线的刘闻欢意识到,操作系统是信息安全的基础,如果操作系统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光有网络安全公司是不够的。

带着这个念想,刘闻欢在 2005 年 10 月创建了深度技术论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论坛吸引了一大批计算机和操作系统爱好者的加入,人们在这里热烈地讨论关于计算机操作系统的一切,从 Windows XP 系统美化深入到系统封装,再到 Linux 操作系统的本土化定制。也是在这个论坛里,诞生了一个由社区驱动的本地化 Linux 版本 —— 基于 Debian 的 Hiweed Linux,也就是 Deepin Linux 的前身。

2009 年,Deepin Linux 发布了第一个正式版本。经过两年多的发展,Deepin 社区已经聚集了一批坚持贡献、不求回报的开发者。虽然眼下这个项目还看不到任何收入,但刘闻欢还是决定成立一家公司来专门做这个事情,他觉得 “弄个公司可以给大家更多安全感”。后来被我们所熟知的武汉深之度(Deepin)科技有限公司就这样在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登记成立。

与此同时,为了鼓励更多年轻人学习 Linux,了解开源技术,已经成为数家公司老板的刘闻欢回到母校湖北大学,捐资设立了 “深度科技奖学金”。他表示,设立这个奖学金是为了鼓励母校更多的 Linux 爱好者参与 Linux 开发,为整个 Linux 社区做贡献。通过程序设计大赛的方式评选出优秀的作品予以奖励,鼓励母校计算机及相关专业学生加强动手能力的培养,提高就业竞争力。

up-3307f8988fbec096a91e84fac1017fde13f

(图片来源:湖北大学新闻中心)

被怀疑是洗黑钱的

桌面操作系统市场在微软这样的巨头垄断下,是一个短期内很难看到收益,需要许多年,甚至几十年持续投入的烧金巨兽,当时在国内没有几个人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事实证明,Deepin 起步的道路也确实非常坎坷。

在 Deepin 刚刚创立时,团队就制定了五年内只搞研发,不做销售的目标。在创业之初,Deepin 基本上是靠创始人刘闻欢其他公司的收入在支持。

引用 Deepin 副总张磊的话来说:“他原本就已经财富自由了,每年都花几百万来做这件事,花着花着财富就不自由了。(笑)” 这段时期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乌龙事件:当地税务局发现这家公司每年都有几百万的开支,却一点收入都没有,怀疑他们从事的是违法洗钱活动,为此还特地派稽查人员上门调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他们确实不挣钱。

up-1c13e557b73d3bdc0bb39bdd9ddcdbb8a57

操作系统的研发与其他软件产品不同,因为一款操作系统要真正能够使用,还需要大量的软件,在生态还没有建立起来的情况下,很多常用软件都没有其他公司的支持适配,只能自己来做。

由于资金和人力都有限,Deepin 最初选择的研发路线是基于以易用性桌面著称的 Linux 发行版 Ubuntu 以及开源桌面环境 GNOME,在应用层进行符合国人使用习惯的定制化开发。Deepin 系统中很多基础应用都有自主研发版本,例如深度终端、深度音乐、深度影院、深度截图、深度看图、深度编辑器等二十多款高质量的深度全家桶应用。2012 年,Deepin 推出自研的开源桌面环境 DDE,形成以 Ubuntu+DDE 的发展路线。

与此同时,Deepin 的研发团队也不断地向 Ubuntu、GNOME、Wine 等上游开源社区贡献代码,并严格遵循 GPL 协议将旗下产品和研发成果完全开源。很快,凭借踏实的开源作风和不错的易用性,Deepin 在国内开发者社区中积累了第一批忠实用户,他们自发地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推广这款由中国团队主导的 “小众” Linux 发行版。

在 2012 年到 2014 年这 3 年里,Deepin 从全球 Linux 发行版排行榜前 100 位跻身前 20 位,在北京组建了新的研发团队,并收获了政府采购的订单。一切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就在 2015 年,Deepin 做出了一个颇为冒险的决定 —— 不再基于上游 Ubuntu 构建。

为什么选择跳过上游

在 2012 到 2015 年间,随着 Deepin 研发团队的壮大和技术实力的增强,跟随上游 Ubuntu 社区的节奏发版开始出现一些困扰他们的问题。

一方面,Ubuntu 虽然是开源开放的操作系统,但其背后仍是一家商业公司 Canonical,它的发展方向需要遵循公司的决策以及维护公司的利益,下游的衍生社区很难左右。这里有一个案例:Ubuntu 在 2015 年时删掉了一个他们认为不再需要的库,而这个库仍是其下游操作系统 Mint Linux 的依赖项,这一事件对 Mint 社区带来了极大的影响,同时也引起了 Deepin 的担忧。

另一方面,Deepin 团队的壮大也使得他们在一些特定内容的迭代上做得比上游社区更快更好,但当 Deepin 把这些内容反馈到上游社区时,却得不到上游社区和产品的认可,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发展想法和思路。

令刘闻欢印象最深的是在一次大的版本更新中,“我们为上游社区陆续提供了上千个补丁,结果他们自己升级时基本上把我们所有的补丁都放弃掉了,就是因为他们自己做了一个非常大的技术调整,使得以前我们跟他们合作的所有工作都白费了。” 这就意味着只要上游方向一变,Deepin 团队所做的所有工作就得完全推倒重来

还有一些上游社区在合作过程中也遇到了语言方面的问题。“因为他们不懂中文,所以我们在所有的中文相关的界面上做的改进或者 BUG 修复,他们很难理解,很难理解这些修复,加入中文也非常困难,导致面向中国用户的一些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这些挫折都让 Deepin 下定决心跳过上游社区,尽可能地让社区发展方向的主导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但当时的 Deepin 并没有直接选择基于 Linux Kernel 构建,而是暂时选择了 Ubuntu 的上游操作系统 —— 更加开放和自由的 Debian,形成了 Debian+DDE 的发展路线。2015 年,深度发布了首个基于 Debian 的 deepin 15 版本。

up-e747b821ac3064d403bdfeb411eb4410292

经过 7 年的发育,羽翼更加丰满的 Deepin 近日才再次宣布将要跳过 Debian 社区,直接基于 Linux Kernel、其他开源项目和自研项目组件,建立一个中国桌面操作系统根社区,进一步掌握自身发展方向的主导权。

up-8df182232e429687aa997e979c306328bd1

(主流 Linux 操作系统根社区与衍生社区)

Deepin 对根社区的解释是这样的:

  • 即从 Linux Kernel 和其他开源组件而构建,不依赖上游发行版社区
  • 同时采用开源社区运行模式,有大量的外部个人贡献者与企业参与
  • 被广泛认可,拥有衍生出不同分支或下游社区
  • 与各开源组件社区沟通畅通,并持续回馈自己的能力

毫无疑问,这样的能力无论是 15 年前还是 7 年前的深度团队都不具备的,但却是把握自己发展方向的最佳途径。虽然 Deepin 跳过上游的选择在外界看来会有不同的理解甚至一些反对的声音,但只有真正经历过发展方向受制于人,自己做出的努力被上游社区完全抛弃,才能感同身受,这个选择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构建操作系统生态

Deepin 的另一个重要转折点在 2019 年。

在操作系统领域,“生态” 是人们老生常谈的话题,无论是桌面端的 Windows、MacOS,还是移动端的 Andorid、iOS,这些已经被市场广泛认可的操作系统都拥有完善的软硬件生态。要建立起这样一个庞大的系统生态,不是任何一家公司能够独立完成的工作。因此,建立一个自主把握发展方向,能够吸引大量外部企业和开源团队参与的社区,对于构建操作系统生态来说尤为重要。

2019 年,武汉深之度科技有限公司、南京诚迈科技联合成立统信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正式开启操作系统生态国产化建设的大幕。而 Deepin 作为统信软件旗下操作系统 UOS 的基石,从此迈向了一个更大的舞台。

刘闻欢介绍,Deepin 与统信 UOS 类似于红帽的 Fedora 与 RHEL 的上下游关系,Deepin 依然保持着原来的社区运营模式,而统信 UOS 则是基于社区版 Deepin 构建的商业发行版,为 Deepin 挖掘更多的商业机会和更大的商业价值,进而反哺社区,形成良性循环

目前,统信软件已经和龙芯、飞腾、申威、鲲鹏、兆芯、海光、海思麒麟等芯片厂商开展了广泛和深入的合作,与国内各主流整机厂商,以及数百家国内外软件厂商展开了全方位的兼容性适配工作。

谈及目前在操作系统生态上的工作,刘闻欢表示,最近几年统信软件在生态上的投入非常大,现在愿意积极主动来找统信 UOS 和 Deepin 做软硬件适配的企业越来越多,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像 AMD 这样的国际大厂。

“但饭是要一口一口吃的,从软硬件生态适配的种类和数量来看,我们跟微软这样已经非常成熟的生态系统相比还差很多。” 刘闻欢说,“但至少目前来说能够满足现在大多数用户基本的使用,这个是我觉得我们在过去 2、3 年当中非常大的进步。”

结语

正是这种 “饭要一口一口吃” 的踏实作风,让 Deepin 坚持到了今天。刘闻欢形容这种坚持在当年有时候就是 “死撑”,但他坚信 Deepin 只要活下来就有希望。

如今,deepin 持续更新已超过 200 次,全球下载量超过 8000 万,海外用户超过 300 万,向 307 个国际开源项目提交超过 1000 个贡献,支持全球 33 种语言,在全球 35 个国家 100 余个镜像站点,拥有西班牙、捷克、法国、巴西等多国用户社区,并基于 deepin 衍生出 UbuntuDDE、Manjaro deepin 等多个发行版本。在 DistroWatch 等全球 Linux 发行版排行榜中,Deepin 也在近年来连续进入榜单前十。

关于 Deepin 的未来,除了要再次跳过上游的 Debian 社区从 Linux Kernel 开始构建以外,Deepin 还需要避免很多 Linux 发行版存在的系统碎片化问题,Deepin 在技术路线上需要在保证向前兼容的前提下进行创新。

在产品规划方面,桌面操作系统仍然是 Deepin 的主要应用场景。

“下一阶段 Deepin 将关注更多非开发者用户的真正需求,进一步提升普通用户和办公用户的使用体验,争取从部分场景开始实现对 Windows 的替代。”

最后,Deepin 未来还将在开源社区方面进行更大的投入。刘闻欢认为 Deepin 近两年来很多工作集中在满足商业用户的需求上,在开源社区建设方面仍有一些做得不太好的地方。但没有开源社区就没有今天的 Deepin 和统信 UOS。所以 Deepin 团队下一阶段要做更多的开源项目和贡献,吸引更多外部的开发者参与社区,打造一个真正的主流开源桌面操作系统根社区。

嘉宾介绍

up-9b45ac79ba7481c84371b577bd95c7093a7

刘闻欢,1997 年毕业于湖北大学数计学院,同年创建武汉 Linux 用户协会,2000 年作为创始人之一参与国内知名网络安全公司绿盟科技的创建,历任工程技术中心总监、总经理助理。2008 年创建北京一路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投资了包括 DNSPOD 等多家互联网和软件企业。

2011 年创立武汉深之度科技有限公司,带领团队专注与研发基于 Linux 的国产操作系统研发和市场推广。2019 年,武汉深之度科技有限公司整合并入统信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后,担任统信软件总经理,带领团队承担国家统一操作系统产品的研发与应用推广工作。

原文地址  https://www.oschina.net/question/4487475_2325899统信 Deepin 为什么要摆脱 Ubuntu 和 Debian?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