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多克危机启示:捍卫个人隐私是底线

南方都市报

沸沸扬扬的《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爆发至今已有半月,目前的情况对于默多克本人和他旗下的新闻集团显然已是越发不利。7月18日,距离默多克父子接受英国议会听证会质询的前一天,警方发现一名揭发《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的记者肖恩·霍尔在家中身亡,而恰恰是这个霍尔,曾经向美国《纽约时报》表示,窃听行为比《世界新闻报》在警察初步调查时所承认的要严重得多。同时,除了英国方面,美国FBI也已经介入对新闻集团的调查。不断爆出的丑闻让人们对新闻集团的信任感降到了冰点,为此,标准普尔也开始警告下调新闻集团的信用评级,此外,连日来新闻集团的市值更是累计蒸发了140亿美元。

眼看默多克的传媒帝国大厦将倾,英国首相卡梅伦也急于撇清自己与新闻集团的亲密关系。在野的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更是直接呼吁三党联手阻止新闻集团对天空电视台所有股份的收购,并要求启动对默多克旗下新闻集团的调查。昔日的英国,“不惹默多克”乃是整整一代英伦三岛政客的共识,而如今,朝野上下,贵族平民,声讨默多克已成一股不可阻挡之潮流。究其原因,你可以说卡梅伦为了自保,刻意与自己昔日的利益同盟默多克保持距离;你也可以说在野的工党党魁试图通过扳倒默多克,为自己下一次大选做足准备。但无论何种猜测,都无法绕过的一点在于,默多克旗下的新闻集团冲破了现代社会人类的伦理底线。

文艺复兴以降,“人”的地位急剧上升,人的尊严和自由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前现代社会,个体并没有被明确保有隐私的权利,进入现代社会之后,一个普遍而不容辩驳的伦理底线被强有力地树立起来了,即个人的隐私必须得到尊重和守护。对于上述原则的捍卫,现代社会从道德和法律两个层面都作出了严格的界定。多年来,新闻集团下属的多家媒体实施的窃听行为直接挑战的便是这一伦理底线,这一做法不但触及了法律,也违背了现代社会中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共识。

默多克作为新闻集团的掌门人,在过去已经曝光过的一系列窃听案件中,都曾利用自己强大的传媒控制能力,与政界的良好关系,以及自身雄厚的财力,频频将危机化解。但这样的局面不可能一直持续,因为没有人可以容忍自己被窃听,更何况此次涉案的窃听人数多达数千人。从王室成员到政客、明星,以及大量平民,默多克和他的传媒帝国太过贪婪,也太过自信了。利用性、腥、星三大低俗类的新闻来增加发行引来的只是同行的不齿,但如果不择手段地窃听当事人的信息,并以此来增加自己的竞争力,只能说新闻集团在追逐利润和控制话语权的道路上彻底迷失了方向,最后引来的则将是法律的制裁与民众的抛弃。

更需指出的是,人们对于窃听行为的憎恨、不满,绝不会因为实施主体的不同而出现不同的反应。上世纪70年代,同样染指窃听行径的“水门事件”曾经迫使位高权重的美国总统引咎辞职,而今天,当人们面对同样权力巨大的传媒大亨默多克,在态度上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捍卫隐私作为一种价值已经在现代社会深入人心,连父母偷看孩子日记,都会遭来谴责,况乎其他?举凡有人敢于挑战这一底线,无论主体是政府还是媒体,企业还是个人,NGO还是N PO,都将遭到人们的控诉和声讨。

因此,从默多克面临的危机出发,留给世人的警示将不仅仅是对于媒体实施窃听行为的警惕,更重要的还在于对于保护个体隐私这一观念的刺激和强化。从尼克松到默多克,我们相信历史的进程并不仅仅是强人可以左右的,历史有其自身的主线,而捍卫这一主线的力量主要来自于人类对一些基本伦理的恪守。守护个人的隐私,意在守护个体的基本自由,保障个体的基本人权。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容忍自己被窃听,试图挑战这一现代社会的伦理底线的主体,黯然下台的尼克松和如今处于风暴中的默多克便是他们可以预见的下场。

 

参与评论

游客评论不支持回复他人评论内容,如需回复他人评论内容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