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硬件 ·

“亚洲男神”也难救Zenfone,华硕运营下滑、业绩低迷

来源:天下杂志

为什么请来亚洲男神孔刘,华硕营运仍陷入营运低潮?12月13日傍晚,华硕董事长施崇棠、执行长沈振来、全球副总裁许先越胡书宾全部到场,在华硕总部发布重大人事变动:沈振来辞任执行长大位,改由中生代的许先越及胡书宾担任双CEO。现在我们抛开华硕财报,深度解析数字背后的原因。

“我们面对了更剧烈的产业变化及竞争,过去两年营运陷入低潮,我代表华硕的经营团队,向所有支持华硕的股东和朋友,致上最诚挚的歉意。”华硕董事长施崇棠脸色沉重地说。

12月13日傍晚,施崇棠、执行长沈振来、全球副总裁许先越、胡书宾全部到场,在华硕总部召开的重大信息记者会上,深深鞠躬。

这天,华硕发布重大人事变动:沈振来辞任执行长大位,改由许先越及胡书宾任双CEO。

沈振来,这位曾被华硕创始人施崇棠夸为“全世界最棒CEO”,笑容显得略为尴尬表示,“我觉得他们两个(指许先越及胡书宾)从主机板到现在,能在我的高压下成长、茁壮,我很高兴,”他接着说,“我希望树立创业的典范,在(华硕)把两个执行长的空间扩大后,我个人愿意跳出框框,到集团外,投身创业。”

这天,华硕董事会通过三大议案,分别为设立共同执行长、手机策略转型计划,以及AIoT新策略事业计划。

这家曾被众所期待的台湾品牌,如今,面临2009年分家以来最大人事变动,也在明年即将迎来而立之年之际,出现更大的经营困局。

今年Q3双率双降、获利大减四成,本季持续低迷

近月来,华硕组织改组、裁员传言不断,尽管华硕发言体系第四季来几乎每月对外澄清,仍抵挡不了营运下滑事实:华硕深受中美贸易战、芯片平台缺货、手机及笔电市场竞争加剧等内外因素夹击,业绩低迷。

今年1至11月,华硕每月营收皆较去年同期下滑,今年第三季品牌营收年减10%至937.71亿元新台币(下同),归属于母公司业主净利更较去年同期大减42.7%,至33.43 亿元。

同时,华硕第三季还“双率双降”:毛利率11.7%,低于前一季的12.7%与去年同期的14.4%;营益率2.4%同样低于第二季的3.5%与去年同期的2.9%。两大数字皆创2009年与和硕品牌代工分家以来低点。

华硕财务长吴长荣解释,“因为中美贸易战导致新兴市场汇率大幅贬值,且计算机产业竞争压力超乎预期,加上新产品平台递延放量,第三季及第四季营运都面临压力。”

华硕累计前三季品牌营收2643.53亿元,年减8.5%,获利年减38.7%至70.54亿元,每股盈余(EPS)仅9.5元,低于去年同期的15.48元,更较去年全年EPS的20.9元数字有一大段距离。而事实上,去年EPS 20.9元已是华硕2010年以来新低。

如此绩效,让2016年原想交棒的施崇棠坐立难安,即使当年他还找来老创业伙伴徐世昌担纲准接班人,但在营运逆风下,施崇棠坦言“放不下”,今年6月宣布续任董事长、徐世昌则升任副董事长。

而现在,接班计划突然停止,公司并进行组织改组,划分为个人计算机、行动运算、电竞计算机及商用计算机四大事业群。

但第四季,手机终究成为压倒今年业绩的一根稻草。

在记者会上,施崇棠说得模糊:手机未来将以专注与价值创造为主轴,专注电竞与专家用户,回归华硕品牌本质,推出最强效能、最美设计与最佳质量。

重点其实是:“将提列一次性62亿元的费用损失,包括存货、权利金资产摊销与组织调整费用。”

法人预期,这将影响华硕每股盈余约8元以内,恐导致单季转亏。今年华硕的财报恐怕更难看。

孔刘也难救:ZenFone遭夹击惨亏,未来改卖电竞手机

回顾华硕手机品牌历史,华硕2014年首度推出ZenFone智能手机,即以最低99美元的破坏性价格横扫台湾、东南亚、俄罗斯及中东,打响第一炮。

隔年华硕乘胜推出第二代ZenFone,找来歌手萧敬腾代言,在台湾挤进前五大,在越南、马来西亚跻身老三,在印尼一度超越苹果排名第二,成为华硕引以为傲的品牌。

但近两年竞争加剧,华硕手机价格拚不过高性价比的OPPO、小米等中国大陆中低阶厂商,高阶旗舰机又面临苹果、三星制霸,中国则有华为品牌雄踞一方,在市场节节败退下,销量面临瓶颈。

2017年,华硕重金聘请韩国巨星孔刘担任代言人,企图力挽颓势,却因供应链出货不及,导致上市时间太晚、错失销售时机,华硕手机部门损益两平目标更难达成。(校对/Aki)

参与评论